与狼共枕

小说:极品乡村生活 作者:水木流马

    似乎香、唇每一次落下,丝竹心就能减少一分火 、 热,红 、 唇 、印刻在每一寸的 肌肤 之上,湿、透 的 香、 舌、 游、走在两、人、之间,只还不够,丝竹心最后翻、 身、 骑、 上、 江梓皓这能够 、降、火的、身 、 躯,低 、 吟着,寻找突破点。--

    料想不到丝竹心会这样,江梓皓还没来得及想,高高、 挺、 起的、 家伙就被她、吸、纳 进去,给他带来一阵阵的 、颤 、抖,这感觉果然是不应。

    “这一回就算是你赢了,但现在所有人的都拿你来讨好我,未见得你会很风光。不过,我喜欢你的狂、野。”江梓皓伸出自己的手,游 、走在那两只小白兔 、上、 面,有点嘲、弄地说道。

    翻、云 、 覆、雨在猛 、 力的纠、缠之后,也宣告结束,浑 、身通、 红的丝竹心如一堆烂泥一样,被扔在大、床、上面,熟睡如婴。而江梓皓去洗了 个 澡,就离开了,因为丝竹心说的事情还等着他去处理。

    “皓爷,那边的事情准备得差不多了,我们是现在过去,还是……”站在不远处的保镖看到江梓皓推门出来,就快步走上去说道。

    “现在过去,还有派人照顾好里面的女人,现在可是很多人惦着她,你们要是有半点错失,提着脑袋来见我。”江梓皓提一下自己的领带,不耐烦地说道,然后扫一眼走廊周围才迈步离开。

    “是,皓爷!车子已经给您准备好了,这次是小黑和大黄陪你,我留在这里照看里面的姑娘。”跟在身后的保镖说完,就停住了脚步,对身边的两个黑衣男人点点头。

    “就由老孔你安排的,记住,里面的人,可是我们重要的筹码。”江梓皓没有停住脚步,径直往车库那边走去。

    是啊,是个重要的筹码,保镖老孔看着江梓皓消失的背影叹道,他跟了皓爷这么久,第一次见到他如此紧张的。不过这件事处理好,就可以奠定好江氏集团在国际的地位。

    “皓爷,这次过去的人都是东街和西街的重要人物,可能一条龙萧伯涛会为难咱们,毕竟前不久我们才教训了他的儿子。”开车的保镖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说道。

    “我早就预料了,不过这次萧伯涛敢有意为难,自然有人微言。为了这座大都市的利益,市长会看着办的。关键是这个程景观手上的东西是否还在。”江梓皓阴翳的眼神闪过一丝担忧说道。

    “皓爷,我调查清楚了,东西确实在他手上。”保镖接着说道。

    “那就好,按照计划做事,待会上去之后,就做事吧。”江梓皓微微点一下头说道。

    大市长组织的这场凌晨夜宴就在国际贸易大厦,江梓皓走进宴会厅的时候,正好响起了悠扬的钢琴声,一位侍应生专门给他端来一杯红酒。江梓皓端起酒就往会场重新走去,而在那边的市长正和萧伯涛,交头接耳,眼睛不停地望向他那边。

    对着这两个人微笑点点头,江梓皓就慢步走上去说几句,并且警告自己一定要沉着气,这是萧伯涛的诡异计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宴会厅的入口处走进了一个惊艳全场的美女,居然是她来了,和先前的醉酒得一塌糊涂的模样相比,简直就是脱胎换骨。江梓皓一看,赶紧快步迎上去,张开双、臂、将丝竹心、搂、了一下,并在她耳边说道:“想不到啊,你连我都骗过来了。”

    江梓皓自知和丝竹心就是那么一下拥抱,很多人就会使尽浑身解数来应付他,这不,宴会厅里已经弥漫起怪异的气氛,仿佛再告诉江梓皓,只要他稍有疏忽,后果将难以收拾。

    “与狼谋吃,没点本事怎么敢出来混呢,是吧,皓爷。”同样丝竹心依旧满脸带笑,低声却有力地回敬江梓皓,然后迈着猫步,往大市长那边走去。

    丝竹心这种高傲的深情,让江梓皓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糟糕,不过他很快就笑了,一个主意便在心里诞生。可是刚想上前,就被一个女人拦住了。

    “大市长的邀请,令我倍感荣幸。”来到市长身边,丝竹心很大方地和市长来一个握手礼,而大市长则赶紧说,“客气了,请自便吧。”然后两人就低声交谈着,而一旁的萧伯涛满脸带笑,频频点头。

    “这种事简单,我也不会令市长失望的。”丝竹心自然理解市长刚刚这番话的意思,更明白大市长主动邀请的含义,她保持脸色平静接着说道,“那我的那个事情,以后请你们多担待了。”

    站在一旁的萧伯涛终于开口了,他微笑说道:“你别客气,是人才,我们必当重视。至于我儿子那件事,我在这里向你道歉。”

    “我弟就是淘气,还给你们惹麻烦了,至于萧公子,他做了什么,我什么也不记得了,呵呵。”丝竹心将手放在自己的唇边,轻声地笑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丝竹心忽然觉得自己变了,是生活改变了她,虽然她骄傲依旧,但她不得不面对现实,她先是混弄江梓皓来参加宴会的那一刻,她就明白了自己这一辈子都要与狼共枕。不过为了家人,她必须铤而走险,而且她暗自庆幸自己没走眼,让李焉悦帮自己的忙。

    “周小姐果然风趣,就凭你这句、直、爽、的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就可。”市长也不是省油的灯,萧伯涛在旁,他乘机树立自己的权威,又向四周的人表明了身份。

    “呵呵……那水灵就高攀了。”丝竹心笑道,略化小妆的双颊尽显光彩。

    好不容易摆、脱那个女人,沉着脸色的江梓皓来到丝竹心身边说道:“大市长,不好意思,有点事耽误了时间。这不是西街的龙头大哥龙伯?有幸有幸。唔,丝竹心,你不在俱乐部好好干活,胡闹什么?”

    “无妨无妨,皓爷忙我们也知道,我来介绍一下。”大市长看着江梓皓笑道。

    而站在身边的身的萧伯涛不等市长介绍就直接说:“不用介绍了,我们老早就认识了,在那次训练。还有感谢你教导我家犬子,真是给你皓爷添麻烦了。”

    看到这几个男人揣测着心思的说话,丝竹心只是柳眉轻、挑,脸有、讥、色说道:“干活?皓爷都 喂 、不、 饱 、我,自然出来觅食啦。呵呵,开玩笑,小女子不阻碍你们谈事情。”说完,飘然而去,留给这几个男人惊诧的神色。

    尴尬一笑,江梓皓对着大市长说有些事情要和丝竹心说,就拉着丝竹心的手走向宴会厅的阳台,远眺整个大都市,然后沉声说道:“是我小看你了,不过你未必赢了。你最好给我乖乖的,不然不但你的那些事情会弄砸,而你自己也会搭进去。”

    “乖乖的?哈哈……”丝竹心戏谑地笑了笑说道,用手摸一下江梓皓的脸又补充:“本来就搭进去了,我不在乎失去更多。”

    一下子将丝竹心搂在怀里,江梓皓满脸警告的神色说到:“不知所谓,你不知道你刚刚有多危险,在你没有完成契约上面的事,不逞英雄,没好处的。”

    不可置否地笑了笑,丝竹心推开江梓皓说道:“放心,还你还没有倒下,我怎么会这么快挂掉。与江氏集团合作的那位商人,似乎是我认识的,你在乎的是这些吧。”

    闻言,江梓皓内心还是 颤、 抖 一下,他居然在内心希望她不要轻易妥协,永远做一只骄傲的黑天鹅。突然,江梓皓 粗 、暴、 地拉回丝竹心,直接 吻 了上去。

    有点惊诧的丝竹心避开江梓皓的吻,凝视他的眼睛,嘲 弄地说道:“在这里,你还有能力 要 一次么?”

    “你只有求饶的情分!”

    “是啊,使出你的本事吧。”丝竹心不屑地笑了笑接着说道:“现在就 、脱、 呀。”

    江梓皓一听,气得直接伸 手 进 去扯 住 丝竹心的 丝 袜 裤 子,并且双手游走,狠狠地 抓了 抓 两 团 丰、 腴、 的 、臀、 肉。

    谁知道丝竹心没有反抗,直接把脑袋搭在江梓皓肩膀,并传去她的呢、哝:“没有把一个女人治地难以制止,这个男人永远是失败的。”

    “只怕你今晚想、干、的事情,不单止和市长见个面吧。”眼内闪过一丝阴狠,江梓皓佞笑一下,双手越发不、老实,撩、着丝竹心的敏感地带接着说:“我看你早就难以、制、止、了吧,这都湿a了了一片。”

    丝竹心、喘、一下气,她抱紧了江梓皓的、脖、子,嘤、咛 一声说道:“那是你上次没几下、澎、湖、来的东西,够胆的,就别停下来。”

    居然还敢出言挑衅,江梓皓大感意外,忍不住怒道:“看来得治治你了。”

    原以为丝竹心会认为、玩、过、火了,会后悔,不料,她只是回头看了看宴会厅,便问到:“在这里?”

    “嗯,就在这里。如果你怕了,我可以考虑放过你。”露出有小小得意的神色,江梓皓以为丝竹心一定会后悔,随即、拉、下了裤、裆、拉、链,假装、要、进、攻、的样子。

    谁知道丝竹心没有害怕,反而大胆地笑了笑,用她的双、手跟、身、体都、压、过来替江梓皓、掩、挡,将、狰、狞、的活儿、握、住手、里说道:“我怕的,只是你后悔。”

    想不到丝竹心并没有害怕,江梓皓更感意外,这个女人一定在谋算些什么。不过他皓爷既然要玩,就没有后悔的词语,他坏笑一下说道:“看起来你挺喜欢这种刺、激的,那你敢不敢用嘴、伺、候、一下它。”

    ps:求月票,打赏,红包,收藏………………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