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抗议

小说:极品乡村生活 作者:水木流马

    像做贼一样的丝竹心颤抖着双手,伸手进去把锦盒迅速地拿了出来紧紧地握在手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轻微的响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一股寒冷的感觉自她的背部升起。

    “请你解释一下,你在干什么?”江梓皓熟悉的嗞/性/嗓音自身后缓缓地传来。

    倏地/身/体不自然地僵/硬/了起来,心不由得颤抖着,丝竹心强迫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转过了身子,拿着锦盒的手自觉地伸到了后面。

    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脸,丝竹心才说道:“我是来找我的包包,你的条件,我都已经做到了,我是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说完,丝竹心仰起了头,清澈的眼眸毫不畏惧的直视着这双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琥珀色的眼眸,不过她坚决冷/硬//的声音在这宽敞的书房里,响彻了整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我讨厌别人不经我同意随便翻我的东西,想死的话,你可真会找对地方,哼,你确定这墙壁上的窗口能容得下你的背包?”江梓皓眯起了狭长的双眼皮,浓密的眼睫毛遮盖着双眸,留下了一度/阴/影,嘴角里弯着一道嗜血的弧度,露出了深深的厌恶,他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丝竹心,看得在一旁的她一阵的毛骨悚然。

    丝竹心想起了刚才那一支铿亮的手枪,或者里面沾着无数人的鲜血,说不定这个恶狼一个不开心就把自己给解决了,自己现在还在他的地盘上,如果被他打死了找个地方埋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此刻她心里越想就越感到害怕,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现在最紧要的还是要赶紧忽悠过去,她还不想死翘翘那么快。

    丝竹心看了下墙壁上的细小窗口,确实是容不下自己的背包的,早知道就在江梓皓回来之前找刚才抽屉里最大的一格。她的双脚不自然地慢慢地挪动到离门口最近的书桌旁,离江梓皓有了一段的距离,藏在身后紧握着锦盒的手心里竟也沾满了汗。

    想好了一会,丝竹心只好装傻卖糊涂,平静地说道:“喔,也对,我真是糊涂,都怪我一时情急就想不起了这个问题了。既然这里没有,我还是回我的房间再找一遍,可能是我刚才没有找清楚。”说完,她还单手拍着自己的额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装的挺像嘛,你说我会相信这么巧?这里有这么多房间你不去,偏要找到这里来?”冷笑一下,江梓皓瞪着犹如覆盖着层层冰霜的眼眸,用毫无温度的声音无情地反问着。

    瞬间周围流动着的空气似乎也感受到了这寒冷的气息。面对着步步迫近的江梓皓,无路可退的丝竹心全身的毛管都竖了起来,夹在书桌与他之间,寒冷而又危险的气息瞬间从脚底升起到全身的每一个感官。

    丝竹心单手紧紧地揪着胸前的衣襟,像只惊弓之鸟,节节败退,嗅着属于男性的烟草味夹着某种国际名牌的古龙水的香味,竟也感觉不到难闻。犹如一道迷失人本性的毒药,迷惑着丝竹心狂乱的心,大脑一下子失去了正常的思维能力。

    “皓爷,我相信你是个明白人,你的条件,你我也做到了,希望你也能遵守承诺。”丝竹心还是赶紧定了定神,强迫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抬起了头目光坚定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不满。

    看着如此倔强的小脸,江梓皓有那么一瞬间的闪神,眼眸里流露出一抺的悲痛,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而尽收眼底的丝竹心也摇了摇了头,这绝对是个错觉,这个恶狼只会惩罚人,冷血的,怎么会难过呢。

    突然丝竹心感觉到了自己的双脚离地,身体被用力地按到的书桌上平躺着,脑灼后面只感到锥心的疼痛,颈勃处一只灼热的大手紧紧地/捏/着她折喉咙,她的呼吸越来越/急/速,肺/胸/里的的氧越来越稀缺,大脑里一片空白,白晰的脸颊因严重缺氧而涨得通红起来。手里拿着的锦盒啪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一颗珍珠般大小的彩色玛瑙刚好滚到了江梓皓修长的大/腿/旁边。而慌乱的丝竹心,只好手脚并用地无力地挣扎着。

    “快说,你究竟有什么目的?是谁派你来的?居然连“她”的动作都模仿得一模一样,哼,你少白费心机了,在我眼里除了“她”之外,无论是资色上等的,还是/身/材走/火/的女人都是一个样,根本入不了我的眼。”江梓皓的脑海里闪过了“替代品”三个字倏地慢慢地轻开了手。

    丝竹心怒视着眼前这个如地狱的魔鬼的男人,心里只有那个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一下子说不出话来。这几天,她多次听着江梓皓这个嗜血的男人说着奇怪的话语,并在心里暗暗地想:“当初如果不是为了帮芋头,我才不想和你之间有什么牵连,你这个喜怒无常/变/态/到/极/点/的/饿/狼。”

    “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不狠狠/折/磨/你,你是不会乖乖听话的。”江梓皓突然俯/下了/身/子,两片/薄/唇/紧贴着丝竹心的耳边,滚/烫/的的气体/喷/洒/在多她的侧脸,无情的话语一字一句地清澈地传进了她的耳膜里。

    “你想干什么?”丝竹心强忍着心中熊熊的/烈/火,双手/抚/着高低起伏的心脏,紧致的呼吸慢慢地平复了过来。

    “我要你,无/限/期地做我/地/下/情/妇,我要你做的事你要无条件答应,直到我厌倦你为止。只有我才有权利决定你的任何事,以后你的人生由我来为你/操/控。”江梓皓阴邃着双眸,犹如一个古代的一个皇帝一样,居高临下地看着正在死亡边沿遂死挣扎的/娇/小/女/人,看着她痛苦的表情,他竟然觉得心情无比的/欢/悦。

    丝竹心着霸道而又不留半点商量余地的嗓音无情地宣告着:“那是不可能的,我不可能答应你,就算你是东街的上帝我也不会这么做的,更何况皓爷现在像市井流氓一样的卑鄙小人。”

    丝竹心听着刚才无条件的条约,心中的不满充析着大脑的每一条神经,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强烈地抗议着。

    “市井无赖?哈哈……我告诉你,我是一个商人,在我眼里,你只有值与不值。”江梓皓看着在自己眼皮底下犹豫不决的女人,眼里冒出一抺算计的/精/光,弯下了腰,修长的/手/伸/下/了地面,宽厚的大手拿起了躺在地上的“彩色玛瑙”拿在手里细细地端祥,毫不经意地把/玩/着。

    丝竹心眼珠目不斜视地随着这颗彩色的玛瑙不停地转动着,看着她一脸焦虑的样子,江梓皓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无情地狂笑着,面部的肌肉严重地皱成了一团,原本英俊的五官变得挣/拧/起来。

    “你简直就是魔鬼,你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这个没有心的恶狼,没有人会真正关心你,我从心底里可怜你,要我答应你,不可能。”丝竹心试图说服眼前这个突然停止了大笑,面色阴沉了下来的男人。

    “女人,不要一再地挑战我的耐性,你只有三分钟的时间考虑。过了这个时间就算你求我也不会再答应,一••••••二••••••”丝竹心看着如帝皇般发号着施令的男人,犹如是要宣告着要临时处死的犯人的期限,两片/薄/唇/一张一合地数着,她痛苦地闭上了清澈的眼眸,脑海里放映着和家人的一点一滴,母亲温柔的话语仿佛就响彻在耳边,她可还没有享受过一天的好日子,丝竹心绝不充许这件事发生!就算是做了这个恶魔的傀儡,也算尽了父母这么多年以来的养育之恩。心里一阵阵的/绞/痛,连呼吸都成了一种痛苦,灼热的泪水沿着脸颊无情地滑落了下来。

    “想不到皓爷也是这种人,好啊,既然你想/玩,我…答应……你就是了。”丝竹心/颤/抖着的/双/唇,仿佛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她艰难地从牙逢里吐出了这几个了字。

    江梓皓听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会心的笑了,打开了书桌最底层的抽屉,似乎早有准备地拿出了一张写满了黑字的a4纸,放到了丝竹心的手心里说道:“签了它!”

    冷若冰霜的三个字从江梓皓的嘴里吐出,标头上一行清晰的大字映入了丝竹心的眼帘。

    “由俱乐部的/舞/女协议到现在/情/妇/协议书,真是该死的好极了,请问你为这一步准备了多少的心思?你是故意的,对吧。”丝竹心无力地反问着,好明显这是江梓皓一开始就设好的陷阱,等着她往下跳。

    不过丝竹心还是颤抖着伸出自己的手,小小的一支签字笔竟也像千斤的铁笔一样,让人难以下手,狠下了心,闭住了呼吸,斜斜歪歪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终究还是要走到这么悲贱的一步,丝竹心心里越想越感到害怕,居然让人家设计了不知是怎么回事?

    不过脑海再一次响起那个女人说的说话,报复一个男人,那就是好好活着,然后看着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我说过了,从你答应我开始,你就是在和一个恶魔做/交/易,所以不要企图再来挑/战/我的耐/性。”江梓皓用手紧紧的/捏/着她的/下/巴,大手用力地扭转她则去一边的脸庞,强迫她的目光正视着他。

    他是在无情地在警告着她,不要试着要反抗他吗?什么事应该讲,什么事不应该做。

    “国家命令个人或是集体,不得擅自收买枪支,而皓爷这里明目张胆地放着,那是不是暗示着些什么呢。”但是丝竹心压根不理会他无情的警告,毫不畏惧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所想。

    “好……很好,真是好极了,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拿那支所谓犯法的枪打爆你的头。”江梓皓眯起了狭长的双眼,用手对着丝竹心作出了一个枪毙的手势,露出了一个邪恶的微笑,这让在一旁的她看得心惊胆战的。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