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了头

小说:极品乡村生活 作者:水木流马

    李大虎却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还有,你手机在客厅,刚才响了,我也帮你按掉了。--”

    好无奈地抓了抓头发,曾芸芸不停地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可是看到李大虎那副表情,曾芸芸就知道那一定是真的!于是她对李大虎怒目而视:“你到底干嘛,你知不知道这样子我会失信于相亲的!”

    玩一眼曾芸芸,李大虎只好懒洋洋地说道:“没事,你不干了才好呢,以后就伺候我一人。”

    曾芸芸拎起枕头朝他扔去,md,是不是昨晚chun梦做多了,一大早就气她!还真不应该留他在这里,好心果然是会报应的。

    李大虎一把接住枕头扔在床上,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快起床吧,我买了早餐……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吃。”

    善了个哉的,凭什么不吃?曾芸芸白一眼李大虎。

    坐着李大虎的那辆破自行车去上给孩子上课的时候,曾芸芸还真恨不得抽他一顿,于是曾芸芸打趣说道:“你有本事就开辆宝马送我去给孩子上课,一辆破自行车你还好意思在这么一个大美女去兜风。”

    “人民医生没钱去消受这个,但是人民医生从不缺大美女。”李大虎没有转过shen,语气好像有点生气。

    他这是怎么了,可老娘没得罪他啊,摆什么臭脸。于是曾芸芸只好说道:“我说你今天怎么了,我好像没得罪你吧。”

    “没有,只是昨晚夜里你一直喊着某个男人的名字。”李大虎故意让车子颠簸一下,吓得曾芸芸赶紧抱着他的腰。

    “你神经病啦,我还有老爹老妈要照顾呢,小心点成不。”曾芸芸在李大虎腰处拧了一下,有点生气说道。

    李大虎没有理会曾芸芸,nn的,令曾芸芸想不明白的,是她到底说谁的名字了?

    一路无言,直到李大虎把车停在校园门口,他才扭头对曾芸芸脸色不善地说道:“芸芸啊,这工作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

    “废话。”这可是她曾芸芸的饭碗,曾芸芸说着,也不理他,跳下自行车就走人。她还得孝敬父母呢,怎么可能什么也不干那么自私。

    李大虎停在一边,站在在曾芸芸背后说道:“还是说,你在逃避些什么?”

    闻言,曾芸芸头也不回,懒得理他,这人今天简直莫名其妙。

    曾芸芸走到村长在学校那间办公室门口,想象着村长要扣她工资的欠揍表情,嘴里还不停地抱怨着。内心恨不得暴打李大虎一顿,但是工作还是要继续下去的,于是颤抖着敲了敲门,想进去,可是竟然没人应。

    曾芸芸刚想继续敲,这时门里突然走出一个人来,差点和她撞个满怀。曾芸芸后退几步,站定一看,原来是乔征宇,这帅哥今天看起来脸色不怎么和善,于是曾芸芸也不敢招惹他。

    乔征宇朝曾芸芸点了一下头,把门一摔,然后就板着个脸离开了。曾芸芸看着他的背影不禁感叹,这帅哥生气的时候还真是叫人畏惧,那气场,啧啧……

    曾芸芸正自感叹乔征宇的气场,shen后的门突然“霍”地一下打开。她回头,看到村长站在门口,同样脸色不善地盯着她看。今天的男人都怎么了,纳闷一下,曾芸芸立即打了个哆嗦朝他笑了笑,刚想说话,村长却先开口了。他说:“芸芸啊,你和大虎做过些什么?”

    曾芸芸闻言心里一抖,不是吧?自己与李大虎做过些什么?很久前在呢个夜色之下,给了他,没有其他了。

    啊!!曾芸芸这下子醒过来了,该不会是二狗那嘴巴到处说了吧,怎么可以这样做,靠。

    村长见曾芸芸不说话,继续咄咄逼人:“芸芸啊,我在乡亲们面前可是千方百计维护你,你为什么就不懂珍惜呢?!”

    曾芸芸翻了翻眼睛,只好老实地说道:“没有啊,大虎就像我大哥一样,其余的我们没有什么越位的做法,并且我心里坦荡荡的。”

    刚说到这里,村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曾芸芸却被吓了一跳,茫然地看着村长。村长却把她拉进办公室,关上门,然后靠在门上,双手环xiong,笑嘻嘻地看着她。

    这笑容如此阴冷,曾芸芸有点心虚说道:“怎……怎么了?我真的没有和大虎做过什么……”

    曾芸芸想着想着便脑袋里一黑,玩了,这下子可悲剧了。二狗不会那么小人,将那天在草地上的事情说出去吧。

    在生命历程的闹剧演绎角色中,常常有反派与正派,逃兵与斗士,折磨他人亦遭受炼狱,这种多角度的生存方式才是生活的本质。

    曾芸芸苦笑一下,走到由巨大钢化落地玻璃构造的墙边,俯视着楼下那些车水马龙的潮涌。她很明白这个时代的游戏规则,所以即使面对需要她全力以赴的工作,她也会依旧保持着单纯和不服输的简单性格。她只是一直用自己的步伐,自己的态度,追求着属于自己的爱情和生活。

    在生活上,她一直都是拒绝平庸,所以曾芸芸一直都要让世界看到她的这一路驰骋,不只是昂扬四射的活力,更是渴望创造不同的内心意境。而且她还相信怎样对待生活的方式,就是生活怎样看待他的样子。我想要的生活绝不是平淡如白开水,所以要找的另一半更加不可能是平庸之辈。

    yu望都市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在白领圈子里的人也知道一些潜规则。男人遭遇潜规则的几乎没有,而0l的丽人就有很多,特别是那些年轻美丽的。有一个定律就是,没有某种牺牲的付出就没有收获,因为别人根本不看你的能力。当然也有跳跃出来的,那类人除了本shen有过硬的本领外,还要有摇不动的靠山。

    在繁荣不息的都市里,一个精神富有的人很有可能被无知的人歧视,而且这样的事不胜枚举。在这个令人疯狂的yu望都市里,一切皆有可能。所以回村是一种明智的选择,也是她曾芸芸最不后悔的选择。

    从大李村出来,曾芸芸就接到乔征宇的电话,那丫居然生病了。她表示木办法,只好过去。

    曾芸芸才走进医院,乔征宇就朝她暧/昧地笑了笑,用手指形成了一个“嘘”声的姿势,轻声道:“给你看一样东西,我已经成功俘获了某位美女,嘿嘿。”

    望着乔征宇得意的神色,曾芸芸感觉到背后阴风阵阵,老娘今天心情不好,唯有调 侃一下这位大哥了,于是她邪魅地笑道:“看你美的,像吃了蜜一样,什么美女把你美成这个样子?”

    乔征宇看到曾芸芸故意笑他的模样,啥也没说,便望着天花yy。

    既然乔征宇也不鸟自己,曾芸芸只有看向窗外,只见那白云迅疾的向后移动,云之彩衣纷纷而来下。

    “芸芸啊,你觉得你选择的一定对?”乔征宇还是打破沉默说道,因为他心中还是希望有所回头。

    “是啊,但是我已经不能再忍受了,与其慢慢死去,还不如轰轰烈烈闹一场,大虎只要我拥有过,那便足够了。”曾芸芸苦笑一下说道。

    “或许,不过我还是那样,尊重的你的选择,只要有一天你累了,我的怀抱永远为你张开。”乔征宇发现自己的心始终在等待,等待童话故事一样。

    “何苦呢,你明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再说我已经回不了头。”曾芸芸强忍住眼泪,哽咽说道。二狗再次找过她,要挟她如果不和他好的话,便将这件事公布出去,为了大虎,为了父母,她陷进沉思。

    今夜便是决定的时候,她是不是真的就这样结束一生?不,绝对要等待机会,因为她一定要轰轰烈烈一回,拥有自己的家。

    只是那些幸福只能被拥有一天,不过一天就足够了,她为了这一天幸福,赔上一生,不过值了。曾芸芸在心里暗道,她一定要大虎幸福。

    “其实罗晓晓人不错的,你会照顾她的,是吧?”曾芸芸接着说道,她知道乔征宇的心是怎样,她也明白罗晓晓的心思,或许这就是注定的。

    “你知道我的心是怎样?为什么问这个问题,那晚的事情你也知道的。”乔征宇的脸呈现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为什么,这明明不是错,芸芸为什么还要这样。

    “我知道,但是我说的也是真的。不久之后你也知道,我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知道吗?这世界本来就有很多不公平不值得的事情发生。”曾芸芸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你错了,你以为你什么都是对的,你就是太过于自我肯定,你从来没有顾忌别人的感受,说到底你就是自私。”乔征宇激动地坐起来,望着曾芸芸说道。

    “或许啦。”曾芸芸无所谓地说道。

    “别以为什么都无所谓,你伤害了别人就是这样的心态吗?或许我真的爱错了,或许我该回头,但是请你清楚一点,在拒绝别人的同时,不要搪塞,因为这样就是侮 辱别人的人格。”乔征宇望一眼曾芸芸接着说道:“你走吧,我或许要好好想想。”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